展会资讯

禅茶本一味 五叶堂老白茶品鉴


中国人善于从天地万物与人的相生、相处中,发现物与物,物与人之间的关系,谓之“道”。
这是属于东方的智慧。
万物皆有道。
与自然界天然相亲的古代农业社会,更是易从自然中引发出道来。
一片南方乔木树叶,被中国古人取了来,做成生津解渴的饮品之后,还在息息相传中衍生出了传承中国千年的文化,这便是茶道。
茶有道,不仅在于识茶,选茶,制茶,烹茶,喝茶的种种讲究之专业能事中,还在于从茶中体味的人生,修养的秉性中。
茶,或许是这个世界上最简单的饮料,只有茶叶本身这一味原料便可制成。
茶,也是这个世界上最富于变化和韵味的饮料之一。因为所生长的土壤地质、气候湿润度,以及茶叶本身品种的不同,和冲泡时所用的水质,品茗时所用的器皿不同,便会使茶叶产生差乎毫厘,却千变万化的不同口感滋味。
因此,不同地域、阶层、境遇的人,便从茶中体验出不同的人生来。

这仿佛也契合了佛家对万物之理与人之关系阐释的禅机。于是,茶道成为禅门僧人的修行之道的一项。
禅宗追求的两个东西,一是破执,二是专心,而茶道恰好与之符合。放下心中的执着,一心体味眼前的茶,是禅宗重要的修行法门。
禅宗有个著名的理念“放下执着吃茶去”,便是此思想的注脚。北宋禅师圆悟克勤提出“禅茶一味”,对后世茶道影响深远。
宋人在禅宗中引入茶道,在茶道中体验禅宗,并将茶道美学发挥到了极致。一直到今天,宋人的茶道之美,仍然为今天的我们所仰止。
日本僧人从中国学习禅宗时,也学会了宋时的中国茶道,并将茶种从中国带回日本京都高山寺。从此日本开始种植茶叶,开始了自己的茶道历史。
在日本的历史上,所有伟大的茶师都是学禅者,他们都向往沉静、清净、超越、单纯、自然的格局,一直到现代,大家都公认不学禅的人是没有资格当茶师的。
日本茶道宗师千利休便深受宋人禅宗茶道的精髓根植内心。他一生提倡的“简单”,“顺应万物自然规律”的饮茶方式对日本茶道产生了深远的影响。
彼时的日本,饮茶为上流社会所推崇的高雅奢侈生活,手握重权的军官也不例外。恰逢织田信长有饮茶嗜好,四处搜罗名贵珍奇茶器。别人献上的都是珍贵奇巧之物,千利休则端上一平常漆盒,用竹筒注入清水,置于月夜之下。
在他看来,喝茶便是:
先把水烧开,
再加进茶叶,
然后用适当的方式喝茶,
那就是你所需要知道的一切,
除此之外,茶一无所有。 ”

大美的境界就是至简。
饮茶,既是寻常简单的事,又是超然物外的精神享受。
在中国的几大名茶中,相比红茶的醇厚,绿茶的青涩,白茶不炒制,不发酵,制作过程没有人工干预过多的“杀青”或“揉捻”步骤,只需要经过摊晒或文火干燥便可制成。
这种最简单的制作方式,尽量摒除了人为操作的痕迹,最大程度的保持了茶叶原有的清香味与山林气味。在轻触到白茶的瞬间,清香的茶香,便让心与自然的生发了连接,此身即时融入了天地草木山林之中。
每片白茶叶上蜿蜒伸展的肌理纹路,阳光雨露赋予它的颜色,便是自然造物的烙印。当一壶清泉加热后,冲入这轻柔的薄叶中,翻卷的叶片激起的茶香,便让天地自然风霜雨露在心里具象而深刻了。
简单,便能让事物的本质自然呈现,简单,便能过滤浮云燥火,让心澄静。
简单,使万法归宗,万变归一。
禅宗初祖菩提达摩来到中国传法,至嵩山少林寺面壁九年,慧可禅师立雪断臂,志求佛法,终得达摩所传心印。传法时,达摩祖师有言:“一花一世界,一叶一菩提。我本来兹土,传法度迷情,一花开五叶,结果自然成。”佛法四万八千门,从此禅宗的传承不再传佛祖释迦摩尼的法衣,只传心印,一花就是禅宗心印。至达摩的弟子六祖惠能时,禅宗分成了沩仰宗,曹洞宗,临济宗,云门宗,法眼宗五派。

“五叶堂”白茶,为佛门修行弟子吴钦延纪念禅师们的传法精神和智慧创新,而创立的白茶品牌。和他所接受、传导的禅宗精神一样,吴钦延在品牌创立初期就秉承着“利乐有情”的态度,誓将一种健康、自然、高品质的生活方式与理念传导给大家。
品牌拥有自有生态茶园万亩。茶园不施肥,不打药,由茶树在高山云雾、阳光雨露的滋养中慢慢生长。工艺采用吴氏家族祖传的传统制茶法,人工采叶,由技术精湛的老师傅完成晾青走水,再用竹篾铺陈,在天然日光下摊晒萎凋。
也许每片茶叶的味道会有细微的口感差异,而“五叶堂”却不想把它们用机器与人工的精准控制来做成标准化,这正是品牌创始人吴钦延所想表达的“禅茶”思想:一花一世界,一叶一菩提,尊重每片茶叶的生长历程与本味。
茶无定味,适者为珍,愿你在婆娑世界里,找到让心静下来,内外兼修的禅茶。

撰文:霁蓝
摄影:福建五叶堂茶叶有限公司提供


佛宝网www.fobao.cn__佛教展会报道新闻通稿
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